胡梦因说,这个时代已经发展到一个阶段,一个坤道应该抬头,乾道应该让位的阶段。这是人类的第四个轴心期。

西方很多所谓智者也说,人类已经演化到了一个阶段,差不多可以从向外追求开始翻转变成向内探索,所以向内探索的时代已经来临了,我们统称为一个新的灵性复兴运动的开始。

而坤道是什么,就是西方智者所谓的“向内探索”么。

是的,或许我们可以说,当今的主流文化仍然是那一套以美国为代表的“成功学”“积极进取”“Nothing is impossibe.”我们可能终其一生都在追寻身外之物,所谓“possessions”。这是不是长期以来我们所批判的“拜金”“享乐”“物质主义”,是不是我们真的就那么轻易地可以对自己内心无时无刻都有可能产生的焦虑无助惶惑迷茫不予理睬全然不顾,是不是就真的可以自我麻痹自我安慰地认为不断地向外追寻就可以填补和掩盖内心的“Basic Anxiety”。然而根本就是根本,在这个“乾道”的时代我们真的就只能选择忽略与逃避么。

还是说,千年前的圣人与智者们所营造的坤道氛围早已在这个时代被我们消磨殆尽。尚不言释道精神,就连毕生追求入世的孔子也知人生的理想最终不在治大国不在理宗庙,而只求“风乎舞雩,咏而归”。亚里士多德提倡游学,启蒙运动理性主义探求人类自身,难道不是内心的力量。

又或者说,这样的声音从来都不是主流。

或许它也不必成为主流。

就好像当我们慢慢成长慢慢学着去接受生活中的一些现实一样,这怎么能算得上是对生活的妥协怎么能算得上是对理想的放弃,这大概只是一种被现实磨去了年轻的戾气明哲保身不让自己那么容易受伤。 又或者说,let it be。先感受,后评价。

这大概是一种坦然接受生活与现实的态度。

慢慢了解到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这个世界大概也不会再允许我们有太多的断然决定,非要把自己与什么东西划清界线。很多东西大概本来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也无需说清道明。这个世界需要一种见怪不怪的平和态度:没错,这是个新鲜事物,我没有习惯这个东西,但我已习惯接受新鲜。

不是要在这个乾道的时代做类似道德绑架的事说一定要提倡坤道一定要向内追寻并对追求外物嗤之以鼻,也不是要在这个坤道抬头的所谓轴心期说什么坚持做时代的弄潮儿迎难而上积极进取追求价值的最大化。

我知道我会平和对待生活,我知道我要追寻理想。而又有谁说,安然平和生活的不可以积极追寻。

而把“乾道”与“坤道”全然分开,让它们对峙,本来就是不符合坤道的做法吧。

我想这个时代大概不是坤道抬头,乾道让位,而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我们要让内心原来不那么明晰的坤道情怀与社会主流的乾道精神越来越好的融合。

正如理性主义泛滥会引发浪漫主义思潮,向外追寻到内心迷惘已无法忽略,是会有反思的吧。

正如“一日无事,便得一日人生”,无事到一定境界,“得人生”反而是可以间接达成。

Let it be.

评论
© Roserra/Powered by LOFTER